您的位置: 金州资讯网 > 娱乐

漳州73家医院沦陷于糖衣炮弹九成医生收贿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5:24:30

漳州73家医院沦陷于糖衣炮弹 九成医生收贿赂

药价虚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,国家已经降了很多次药价,可药品仍暴利惊人。从央视和各地媒体曝光的药品最高利润看,没有最高只有更高,央视曝光的最高利润是6500%,广东媒体曝光的最高利润更是高达9137.5%。药品暴利都去了那里?漳州医疗腐败窝案,给我们指明了一个答案:从患者口袋里掏出来的钱,不是…

药价虚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,国家已经降了很多次药价,可药品仍暴利惊人。从央视和各地媒体曝光的药品最高利润看,没有最高只有更高,央视曝光的最高利润是6500%,广东媒体曝光的最高利润更是高达9137.5%。药品暴利都去了那里?漳州医疗腐败窝案,给我们指明了一个答案:从患者口袋里掏出来的钱,不是都进了药厂腰包,医药公司、医药代表、医院、医生分别攫取了更大利润。

漳州市直区县73家医院全部沦陷于糖衣炮弹,九成医生收受贿赂,放大到全国,医院沦陷的比例又是多少?不受贿的医生还剩多少?单纯的谴责已没有意义,严厉查处之余,关键的关键还是要厘清药品暴利如何产生,进而从根本上杜绝医疗领域内普遍存在的行贿受贿现象。在我看来,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腐败乱象,是纵容药品暴利的关键环节所在,有权决定药品中标品种和价格的政府官员和相关专家,或许就是医疗腐败的祸首。

药品要进入医院、要卖出高价,首先就得将招标价“弄”高;惟其如此,药厂才能有更多暴利用于余下各环节的公关支出。如果在集中招标采购的第一关,就能将“水”挤干净,药厂就没有大肆行贿的钱财,医疗腐败就不会如此泛滥成灾。省级机构集中招标采购药品,这种基于政府信誉的高度垄断,既可能产生更低廉的价格,也可能滋生巨大的寻租空间及腐败。不幸的是,我们遭遇的正是后者。

药品集中招标已被操作成了垄断盛宴:因为对招标过程各环节的遴选、竞价情况,公众根本无从了解,于是绝对的权力造成了绝对的高药价。漳州医疗腐败案看似跟药品集中招标没有直接关系,实则正是后者给其提供了各环节公关操作的“奶水”。成本不足1元的注射液,售价超10倍,这个钱如果不“进贡”给医院和医生,由药厂独吞难道就合理了吗?显然,药品集中招标导致的药价虚高是医疗腐败的重要成因。

政府干不好、干不了、不应该干的事应该交给社会组织,药品集中招标显然就是这样的事。药价虚高不止,已经说明药品集中招标部门工作很不称职。药品集中招标应交给独立且专业的社会中介机构来进行。这个机构的人员组成、所有的运作过程都要充分透明,其中必须有固定比例的患者代表、医保部门代表、医疗公益组织代表等。


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微店
附近小程序怎么弄
在微信如何开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