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金州资讯网 > 育儿

末日修仙狂潮 第30章 冷血裴昂川,尿了?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46:04

末日修仙狂潮 第30章 冷血裴昂川,尿了?

想比较弯弯的施展速度,激光炮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。

天幸云离施展早了一分。

按照云离的打算,是准备用弯弯神通弯曲激光炮的炮口,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还是慢了一步。

就是相差了这一分,激光炮和弯弯正面对撞在一起。

一种奇妙的感觉浮上云离的心头,让云离知道,单单凭现在的神通根本无法组织激光炮的射击。

几乎一丝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云离极为果断的又是一记弯弯神通。

这一次,终于,激光炮发生了偏移,只是偏移了一点点,这点差距几乎没人能够看得出来。

况且,激光炮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。

当裴昂川和云离反应过来的时候,激光炮已经飞射而过。

只见云离的飞行器右侧的机翼已经消失不见,飞行器摇摆着急速下坠。

裴昂川眉头一皱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激光炮的发射到击中目标其实连一秒钟都到,别说是裴昂川这种七级武者了,就是现在人类顶级仙徒也无法快过激光武器。

之所以激光武器对脱凡境以上的强者没有多大作用,那只是因为激光武器在激发前,必须有一段时间的蓄能时间,这个时间就会让脱凡境以上的强者感知到危险,从而提前躲避。

不过,裴昂川无法感知,但是飞行器上的智能却可以感知到。

“激光炮受到不明能量阻击,射击轨迹偏移。”

裴昂川一愣

末日修仙狂潮  第30章 冷血裴昂川,尿了?

,脸上惊愕的看着天空中正在控制降落伞落下的云离。

这个时候的云离,对于裴昂川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靶子,只要裴昂川一声令下,云离就会被激光武器打成筛子。

裴昂川心中心思急转,曾经裴昂川告诉过云离,裴家一直都在希望有一天能够重回天空城,这其实并没有骗他,可是,裴家的确没有修仙资质的人,这怎么办。

现在裴昂川看到了希望。

虽然裴昂川没有修炼资质,但是天空城裴家却不缺少仙徒,只要将云离活捉或者逼问出神通的修炼方法,那么他裴昂川照样也可以依靠这个,重回天空城,甚至得到裴家仙徒老祖宗的仙丹赏赐,从而走上修炼之路。

心中越想,裴昂川就越加激动。

“降落,我要活捉这个小子!”

飞行器的系统虽然是智能的,但是没有丝毫感情,裴昂川命令下达完毕以后,飞行器就飞快落下。

云离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,虽然知道自己恐怕这次是死定了,但是虽然明知会死,死在拼搏的路上,总比引颈就戮来的要好。

谁知道,预想的激光并没有来临,反而裴昂川的飞行器却在缓缓落下。

即便如此,云离也没有觉得自己就有生机了。

现在自己丹田里,紧紧只剩下一滴灵液了,根本没有能力发动弯弯神通了。

一个六级武者,没有道法可以使用,对上一个七级强者,有胜算吗?

如果是刺杀,在七级武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云离还有一拼的机会,但是现在。

苦笑一声,云离在距离地面还有五六米的地方,就隔断了绳索,落在了一颗巨树之中。

现在云离唯一的机会,那就是试图依靠无面者诡异的隐匿之法,赌一赌是否能够逃脱了。

可是,想法是美好的,但是现实又太过残酷。

还没等云离站稳,就伴随着一声巨响,三人合抱才能抱拢的巨树,就这么直接倒塌。

云离惊呼一声,一阵翻滚,就落在了地上。

裴昂川双手抱胸,一脸自信的模样说道:“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,不要自讨苦吃。”

云离站起身,眼睛四处乱扫,口中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的。”

裴昂川现在就仿佛一只戏弄老鼠的猫一般,丝毫没有害怕云离逃跑的样子,笑着说道:“其实我在听到,我的儿子已经回家的消息的时候,我就知道,你不是我的儿子。”

云离一愣,他狐疑的看着裴昂川。

云离知道,自己冒然改变裴元丽的性格,极有可能泄露身份,甚至自己的身份被发现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但是却没有想到,裴昂川竟然说,在还没有见到自己的时候,就知道了自己是假冒的。

这是开玩笑的吗?

看到云离的表情,裴昂川哈哈大笑,说道:“果然,你是一个走了狗屎运,才得到仙道传承的菜鸟。难道你不知道,像我们这种有仙徒坐镇的世家,都有魂香吗?”

云离苦笑一声,虽然不知道魂香是什么东西,但是惶惶仙道,仙法道术犹如大海,别说是云离了,就是仙徒又有几个能够知道世间有多少道法的。

恐怕,这种道法就是某种可以判断人生死的神奇道术。

也就是说,当初裴元丽死亡的时候,裴昂川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儿子死亡了。

自己可真是蠢的可以。

不过,这也不怪云离,地空城裴家传承自天空城,这个秘密,除了历代家主和个别族老知晓以外,外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。

如果,知道这件事,云离绝对不会去冒充裴元丽。

云离小心后退,还不忘动摇裴昂川的心境,一脸嘲讽的说道:“你的儿子可是死在我的手中,甚至被我剥了皮,难道你就一点不伤心,不想杀了我为你儿子报仇?”

裴昂川冷哼一声,毫无感情的说道:“一个废物,死了就死了,儿子,想要再生一个就是!”

裴昂川说的毫不在意,却听得云离头皮发麻,这是一个真正冷酷到骨子里的人。

本想用这个方法动摇裴昂川心神,结果裴昂川无动于衷,自己倒是被他的话震慑到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裴昂川在云离眼中突然消失。

“不好!”云离大惊,就要飞退,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胸口一阵剧痛,仿佛整个肺里的空气都被挤爆了。

整个人倒射而出。

剧烈的疼痛让云离几欲昏厥,在慌乱之时,云离病急乱投医,随手丢出自己现在唯一能够使用的道法。

“失禁!”

“啊!”一声惊呼。

云离大喜,来不及顾忌自己撞在树上到底断了几根肋骨,就抬头看向裴昂川。

只见裴昂川呆呆的站在自己原本的地方,低着脑袋震惊的看着脚底。

云离循着裴昂川的视线望去。

只见那片干渴的土地上,已经湿了一大片,并且还有不断的水渍从裴昂川的战靴中溢出。

微风吹过,一阵骚味传来,云离几欲作呕,不过脑袋中只有一个问题。

“这是尿了?”

大连百佳妇产医院董华
大连百佳妇产医院李岩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白秀兰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陈太平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宋立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