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金州资讯网 > 星座

胆战心惊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8:08

……

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来,我无心欣赏邓丽君甜腻腻的歌声,因为此刻,我的身心也正纠结在“几多愁”中。我颤抖着食指,在手机屏上一滑。

“你好!你或者你的朋友,是不是丢了个手机?”

“是啊,你捡到了?谢谢你啊!”

“谢谢就不必了吧,我要五千大毛。你看给你五天行不行?”

“五十万?我可没那么多。不就是个手机吗,要不我报警了。”

“好啊,那就让那对男女见见光吧,咱们就不用见面了。”

“等等——我给你。不过,你得多给我几天,还得守住秘密。”“行,给你一个月。我保证完璧归赵,咱说话算数。”对方给了我答复。

一个月!我从那里去弄五十万?明明对方在敲诈,我却憎恨起了高鹏飞,你这个小人,你现在得志了,就要抛弃我了。结婚二十年,我对你的私生活从不过多干涉,你与那个电视台女主持搞在一起,还想和我离婚。你不仁,我就不义!

为了在可能到来的诉讼中给他有力的一击,我找了个出差的理由,躲在家中,用红外数码相机轻易地就拍下了他们在沙发上亲昵的镜头。高鹏飞,你不是自诩精明过人吗?直到现在,你都不知道我手中多了件利器。丈夫有点无情,可他那一次次的升迁,给我带来的财富、荣耀和风光,让我心中五味杂陈。

一转眼,我又恨起自己来,李彩花呀李彩花,为什么,你要录下那段视频?还自作聪明地把存储卡用透明胶带粘在手机壳里,满心以为可以把秘密紧紧地攥在手中。现在倒好,便宜了那个捡到手机的人,他只是有点贪财还好办,可如果他要是把存储卡交到纪检部门,可把丈夫给毁了。不过,眼下看来,可能只是钱的问题。可这五十万,该从哪里来?

我只能利用他的权力了。多少年来,我没有借他的名义办过什么事,也没有收过大额现金或者贵重礼品。可现在,尽管明知要给他抹点黑,也顾不上了。假如不满足那人的要求,后果不可想象。

没想到,事情顺利得很。我以自己在经济上遇到点麻烦,可又不好向丈夫张口的理由,在来找丈夫办事的老板们面前委婉地一提,困扰我几天几夜的难题,就一下子迎刃而解。二十天,我就凑齐了五十万。期间,我只不过在丈夫回家后,和他简单地提了提老板们要办的事。

钱到手了,可我也得再等等,不能让人以为我这钱来得那么容易。

我提前电话告诉那人,我已经筹了一些钱,也借了一些,目前还差几万,只要多等三天,就和他见面。对方也答应,互不食言,到时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

为了稳住他,我把一个老板要送的三星彩电,让那老板送给他。就此,我也摸清了他的住址。我留了个后手,只要他再提出过分的要求,我就和他来个鱼死网破。

约定的日子到了。那天上午九点,我坐在车站广场边一个指定的花池边,见到了电话里联系了多次的那个男人。看样子,他大概是个下岗工,四十多岁,衣着简单,一脸兴奋。他手里紧紧地攥着我在两个多月前丢掉的手机。

我打开笔记本,插入存储卡。随后,出现了那段令我作呕的画面。我紧紧地盯着那个男人,“你怎么让我相信,你没有复制了这段视频?”

那个男人一脸的无辜,随即涨红了脸,“我这人一向很认真的。真的,我不骗你,我从来没有骗过人。我原来在红星配件厂是搞质检的,我叫冯得利,我从来不会逮别人便宜的。”

“噢,从来不会逮别人便宜?那这又怎么说?”我指了指我刚送给他的手机。

“这有什么?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我为什么不要?再说,他——那是你丈夫吧,你丈夫的钱,也不是那么正大光明吧。”

“不!那是我的钱,有些还是我借的。”

“哼——别说那些漂亮话!你的?你借的?用得着借吗?我不信!你会借上几十万。选举又要开始了,你那风流丈夫,又要高升了吧?”他把嘴角向旁边撇了一下,“看来,你家那个大官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“住口!不许你侮辱我男人,他比你强过百倍。”

“哼,强过百倍?你是说玩女人吧?要是我是个常务副市长,屁股后的漂亮女人比他多得多。”

“行了,别说没用的吧,咱们的交易完了,好见好散。”

“我能再提个要求吗?我女儿要升高中了,她非要上什么明昌私立中学,借读费就要十万元。”

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,还想再要十万?”

“不,是学籍不在那个管区。钱我出得起,这不你给了这么多吗,我不能贪得无厌。”他晃晃手中的小皮包。“我老婆早就没了,我就这一个女儿,我想让她上个好学校。这是大事,你得帮这个忙。”

“上学的事我可帮不上忙。”

“这事简单,我打听过了,只要你一个电话就成。我要这钱也是让我女儿上学用。你要真不帮我,我只有把这钱交到纪检委。”

“好吧,我试试。不过,要是办不成,求你不要再为难我。”

“行,看你这人挺善良的,再说你男人又那样能干,我也双手赞成他当市长。我只要你打个电话。”

几天后,那个男人趁我一人在家时,专程上门对他女儿上学一事表示感谢。他放下两盒补品,我也把拆下的一台旧空调送给了他,他连声道着谢。

那个男人说话还算数。更幸运的是,我成了市长夫人,女主持人从他身边消失了,丈夫也不再提离婚了。

眼下,丈夫正在省城开会。我怡然自得。

这天晚上,单位领导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
“李彩花呀,你带上几件高市长的换洗衣服,明天八点半去一下迎宾宾馆三一二房间,省纪检委的同志要找你问点事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共 20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妻子 花心腐败的丈夫,不慎将证据连同手机弄丢,受到敲诈,此事摆平后,丈夫受到审查。小说立意深刻,语言流畅,构思巧妙。感谢赐稿。欣赏佳作。【编辑:至简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6-09-27 2 :2 :57 问好。期盼新作。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2 楼 文友: 2016-09-28 0 :2 :20 谢谢至简老师的精彩解读,短短文字,言简意赅。问好。

 楼 文友: 2016-09-28 0 : 8:20 事件最早的起因,缘于丈夫要与我离婚,为保住自己的利益,我 了丈夫出轨的视频,因丟失被人敲诈,第一次胆战心惊。此时又想保护丈夫,或者是说保护自己的利益。利用丈夫的权力受贿,取回了视频,丈夫高升,不再闹离婚,以为从此平安,不料丈夫却被双轨。我又经历再一次的胆战心惊。

4 楼 文友: 2016-09-28 0 :40:17 看来,胆战心惊讲拌我一生,贪官的妻子不好当啊

河池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莆田治疗白癜风医院
榆林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河池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莆田白斑疯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